下载客户端
WeFun > 电子竞技 > 观点 | 电竞女性玩家的负重晋级

观点 | 电竞女性玩家的负重晋级

作者:WeFun

2020-05-20 15:44:29

30

“电竞圈不配拥有女选手”,这多少也算一个痛点。不仅玩家如此,所谓职业战队组建“女子战队”,实际上也并不是因为重视女玩家,而是想要借此炒作成名。

  最近在微博上丢了一个女性用户在电竞中的困境,引发了不少的讨论,很多参与者的基调建立在女性选手本身就是菜,菜是核心的问题,如果实力足够强就不会存在发展的困境。

  那么问题就回到了,在高分段,女性的比例占不到在整体游戏中的比例,到底是不是只由于女性的竞技力不足。

  在Google Scholar上搜索女性在电竞能力上与男性差异的时候,并不能找到相关的研究,我们只能默认这还是一个答案相对空缺的问题。

  既然没有明确的学术研究,所以单纯从个体的能力差异上,回答不了我们最初的问题。

  

观点 | 电竞女性玩家的负重晋级

  那试着换一些别的视角,在编辑部的会议上,我们的女性记者提到一个思路,在电竞发展的历程中,女性最初参与的程度非常低,所以现在无论是玩家、观众或者业者都在适应一个之前男性参与程度更高而建立起来的规则。

  在游戏的环境里,这个规则是什么样的呢?

  这是有过一些研究的部分,女性玩家一旦展示或者暴露了自己的性别,那么男性玩家会给予两极化更强的反馈。

  或者表示过分的鼓励和超越正常情况的亲密,或者嗤之以鼻和一些无端的指责。这两种情况在不同的游戏环境里只是比例不同,但几乎都是同时存在的,唯独没有可以弱化女性身份的反馈。

  在这个过程里,很多男性玩家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投射出这两种极端的反馈,而女性身处其中,需要在大部分时候抵抗这种来自外界困扰的同时进行竞技对抗。这样的经验,往往和紧张刺激竞技对抗提供的正向反馈相互冲抵。

  本来竞技的道路就是需要不断地与自己斗争,做枯燥的练习,争取每一次的胜利。而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总是有“小姐姐,你躺好,我带你啊”或者“我们辅助是女的,投了”这样的声音,那么每一次进阶的难度对女性来讲就是更大的困难。

  同样有趣的话题出现在关于前星际选手孙一峰的讨论,在这个女性话题有人提到他输给韩国女选手徐智秀是被钉在耻辱柱上。

  但如果仔细想一下就会发现这个话题的出现本身就是对于女性玩家的刻板印象和不自觉之间的歧视。为什么输给徐智秀是被钉在耻辱柱上,而其他的比赛不是呢?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方向是,职业榜样的问题。

  就像在中国目前以女性为主的职业护士,歌手毛不易在被提到是护士出身的时候,就会有人对此报以额外的价值判断。

  原本只是一个职业,但是由于不同的职业榜样,我们能够讲得出来的女性职业选手的榜样并不足够,所以很多女性玩家也会难以把握发展的路径。

  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男护士,这在男性群体里就是一个不太容易找到答案的问题。

  

观点 | 电竞女性玩家的负重晋级

  我们这里还没有讨论到的可能还有来自现实社会的刻板印象。即便不考虑这些,如果同样男性玩家和女性玩家,对竞技对抗有着相似的热情、天赋和投入程度,那么女性玩家在向上进阶的过程中,游戏内环境的两极反馈和缺少职业榜样都是比男性玩家更大的障碍。

  如果想要取得相同的成绩,女性的热情、天赋和投入程度就要更多。这才是女性玩家在目前的竞技项目中遭遇的困境,哪怕是唯成绩论,双方也应该建立在相似的竞争条件之下。

  当然,和那条微博一样,这篇文章也是一个讨论的起点,希望可以听到更多的声音。我们一同来还原更为丰富全面的当代中国电竞女性群体。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WeFun官方客服)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 处理完毕。